当前位置: 首页 >> 江湖论坛 >> 江湖论坛
江湖恩怨(转自网络)
作者:jhlqb   日期:2016-10-03

分道扬镳——为了忘却的纪念

2016-08-29 吴振宇 goldfish

        初识师傅,记得是在体俱,谢指导的班里。我执白对曹恒珽。棋到中盘,我在中腹厚重地拐了一个。只听到一声“棋拐一头,力大如牛”的“表扬”。我投去真诚的一瞥,看到一个二十出头的大人。我报之以琼瑶般的微笑了一下,回过头来,被曹恒珽重重点死一块,原来刚才那块大龙没活,我没去补活大龙!我瞬间脸变猪肝,汗如雨下。耳边又传来了“哈哈,还以为我在表扬他”的声音。幸灾乐祸,这个人真讨厌。我当时这样想。后来才知道,这个二十出头的大人叫刘轶一。也是谢指导的学生,国少队刚回来。与我未来有二十年的师徒情分。别人叫他刘指导,我却只叫他师傅,再后来,还是叫刘指导。。。

       再后来是在某次上海升段赛的最后一盘,我执黑对丁烈,我盘面二十以上,眼看即将获胜。却出现了死活错觉。下出了一步足以被逆转的恶手。幸好丁也没有发现,让我逃过一劫。当我局后得意洋洋自称完胜的时候,又是刘指导指出的一二路一靠,我大惊失色。在惊惶后怕的同时留下了这个人好厉害的印象。

       后来的后来是在体俱。谢指导安排的一对二的指导棋,当时只有业余三段的我被让先和他下棋。按理这是不成正比的对抗。但是那盘棋我下得异常顽强,再另一个同伴被迅速击溃的情况下,我执黑下到了181(黑收后,让先和),现在回头看看当时记录的棋谱。这个结果只能用奇迹来形容。我真正的超水平发挥。局后,师傅对我这盘棋进行了详细的解说。许多精彩的讲解即使现在不用翻看记录也可记忆犹新。最后师傅无不勉励:这棋你官子加把劲分先你也能赢啊!(当时分先黑贴5目半)。后来我常想,这盘棋是我们师徒情分的开端。师傅看到了我棋上的天分,我是“棋至刘指导而眼界始大”。那天回家,我对父亲说:我要拜刘轶一老师为师!

       父亲非常干脆地拒绝了我,原因很简单,家里困难,请不起。那时的市场价,刘指导这样的级别。大概一对一,一百一盘,一对二也要每人五十。那时候我父母单位效益都不好,都拿着每个月220元的下岗工资。所以,想请到刘指导是奢望。我当时只想默默地变强,有朝一日,能拜刘指导为师。

       转眼到了1996年底,我家里有想法参加转年的职业定段赛,我父亲狠了狠心找了刘指导下指导棋,和我的师兄施方明一起。50一盘,一共十盘。奇迹的是第一盘我竟然赢了,而且是中盘胜!那种赢棋的兴奋实在是难以言表 ,可能是我人生最重要的胜局之一吧。之后的9盘,刘指导倍加认真的锤炼我,一盘黑一盘白。我无一胜绩。这十盘棋我都下得非常认真,因为来之不易,是我学棋以来下得最认真的十盘棋了。所以涨棋也是必然的,我很高兴。对父亲说,这500,太值了!

       这十盘以后,刘指导跟我父亲说:再下十盘,一对一的!我父亲想了想,为了儿子涨棋,拼了,好!又是10局血战,我毫无悬念地倒在师傅的利刃之下。有点懵,有点不知所措。10盘之后,父亲如约把1000块钱交给师傅,没想到,师傅怎么也不肯收。说后10局他就是为了锤炼我,给我明年定段赛加油,钱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收的。我当时在场,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这世上竟然还有这样的好人。从小父亲对我说,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因为这1000块钱的恩情,再过100年我也认这个师傅。师傅是除了我家人外与我最亲的人。(数年后,我无意中和范廷钰父亲说起这事,小范投刘门,这是后话)

         97年的职业定段赛,我表现得非常糟糕,连败于数位女棋手,二胜五败,惨遭淘汰。(那年,上海选手中,实力与我相仿的刘禹欣,曹恒珽定段)灰头土脸地回到上海,把输棋的棋谱交给师傅。我记得那个朱翟镇的雨夜。我在师傅家里不敢抬头。心中有一万种的愧对栽培的恨意。只记得师傅说过一句:我们还是摆棋吧。。。。。。

         99年开始,师傅在我家附近的鸿奕信息系统有限公司(天元网)上班。我自然有幸成为了天元网的第一批玩家。师傅的账号就是ShiFu,还搞笑地注册了个YourFather,而我用的就是师傅的名字yyi,再仿照樱木花道注册了个datiancai,好像就从那时起我只叫他师傅。那个时候我已经高中,学业日渐繁忙,上海6段赛每年只有两个6段名额。我不知道拿了多少次第三第四。无数师兄弟踩着我的肩膀升上了6段,没有师傅的鼓励,我早就放弃了围棋。那时师傅自己也不顺,各种全国比赛老拿第二,戏称拿过的亚军证书都可以包书了。有一天我读书的时候发现“轶”字有散落丢失的意思,大惊,火速告知师傅,并献拙计,把车字旁改为金子旁,则铁保第一。而且不细心的人还发现不了。岂不妙哉?师傅听了之后只淡淡一笑,说这个其实他知道。我并不知道师傅怎么看我,但当时我真心希望师傅多拿几个冠军,因为师傅在我心中一直是非常厉害的存在。

       2001年,我终于在天津定段赛上一鸣惊人,9连胜定段,其实我并不是刘指导的大弟子,是名副其实的二师兄(刘指导语,张之仪虽年幼,入门却在我之前)但却一定是众弟子中最早入段的。所以后来的诸位世界冠军,还是现在的星昊,楚轩,唐嘉雯,都会冲师傅金面,叫我一声大师兄。那年师傅无不欣慰,对我说:师傅教你这么多年,你终于牛了这么一次。

       随后我去复旦读书,但从来没有割舍过和师父的交集。无论是凯旋路,还是朱翟镇,无论是镇坪路,还是同洲模范学校,师傅在哪里,我多多少少去打个下手。那时我从未想过,和师傅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几年前,师傅和狐狸合办了清一俱乐部。这样的强强合作自然风生水起,好不红火。那时我却不求上进,职业没法冒头,业余比赛不能下,教围棋启蒙也没兴趣。却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所以业余时间会做点无关围棋的事情。原因很简单,下了20年围棋,厌烦了!直到凡帆叫我去体俱。

       去体俱之前,我基本已不给别人上围棋小课,一周只上两三节大课,业余时间宁愿给人上上小学奥数什么的。围棋对我来说是迟暮的英雄,白头的美人。但是去了体俱。给了我焕然一新的感觉,蓬勃向上的朝气,一群热爱围棋的孩子,看到那批孩子,就像看到了少年时代的我。我喜欢上了那个我少时学棋的地方。喜欢上了那边的孩子。聪明的沈奥,力大无比的高逸典和曹威龙,那些勤奋用功,初高中还在坚持的女孩子,那些稚气未脱,却显露才能的小企鹅。。。。。。没曾想,那时候,我和师傅之间的感情悄悄地发生了变化。

       去年,我遭遇人生最惨痛失利,十番棋遭王琛血洗。此战丧尽尊严荣誉,如附骨之钉,刻在我的心上。没曾想,师傅竟然为王琛加油,在我的朋友圈留言:纨绔的乌贼去找志在下棋的王琛挑战实在是自取其辱。我实在是不能理解不能接受。我是您的大弟子,王琛只是在清一打工的老师。我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过您,我觉得谁都可以为王琛加油,只有你不能。

       此战后,我没有与清一俱乐部围丙队续约(之前连续两年出战围丙第一台,第二年第四,与围乙擦肩而过)一方面,我不想再下职业围棋(十番棋丧尽职业尊严)另一方面,我要专心去体俱培养那批优秀的孩子。

        没想到这样的事情竟然能让我和师傅走到今天这一步。师傅觉得我挖墙脚,把清一优秀的孩子带去体俱!真是奇谈,我在体俱只是复盘老师,连课都不上,拿的是死工资,多一个学生少一个学生跟我没半点联系。您教了我这么多年竟然还不了解我,如果我平生还有最后一个愿望,那一定是在棋盘上向王琛复仇!至于清一体俱的恩怨,我并不想了解,更不想参与其中。

       上月星昊庆功宴,你斥我为孽徒。我泪洒当场,然后我和您抱头痛哭,你说你视我为左膀,我去那边,你觉得左膀断了。我当时差点脱口而出,我不去体俱,师傅我跟你。然而我满是酒精的脑子里闪过的是和我同样情同父子的沈奥和高逸典,然后是子弈,八戒这样的的孩子,最后是待我如兄弟的凡帆,我把那句跟你走的话埋在了心里,洒泪离去。

        大前天我带着许多孩子在比赛,中午又一个微信飞来,斥我挖人,我当天立誓,我挖一人,必不得好死。你不由分说,将我拉黑。旋即朋友圈发:“欺师灭祖 ”说 ,别人一经转我,我如遭雷击,如令狐之闻被革。我的状态马上一落千丈,退赛宁神。没想到转日你又请人捉刀一篇,以药师超风之情感我,曰:即使要分道扬镳,则是否看昔日之情,告知一声。

       毕竟捉刀代笔,所言非真。若是师傅亲笔所书,就算所述平拙,也必能感我肺腑。

       你说谁去那边我也不能去,我觉得谁都能为他加油你不能。你觉得你为谁加油我都会输,我觉得我在哪你该流失的一样流失。

       我还是一句,我若挖人,必不得好死,你身边定有佞人进谗挑唆。

        无论你怎么看我,无论再过多少年我都认你这个师傅!至于你认不认我我不得而知,你可能不知道你的百度百科上我没有找到我的名字的时候我心里的难受。更不必说你今日的绝情,我只求无愧于心,既然要分道扬镳,我就写下这篇心声当作对捉刀者的答复。
                                                                                                                           不孝孽徒吴振宇

返 回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内容请控制在500字以内
 
 
发贴须知:
1.严禁灌水,杜绝一切无聊话语,禁止发表国家明令禁止的言论。
2.欢迎大家举报相关不良信息。


围棋江湖网 联系方式   Email: news@wqjh.net  
Copyright @ 2013 围棋江湖 All Rights Reserved   晋ICP备13004281号